Celeste
击空明兮溯流光
 

Serge Lutens Datura Noir
芦丹氏 黑色曼陀罗

和名字一点也不搭,是又甜又暖的杏仁混晚香玉。温柔却也有气场,不太适合白甜小姑娘。
我一直喜欢把香和物象联系在一起:驼色羊绒大衣,兔毛帽子,豆沙色唇膏,奶香四溢的烘焙屋和一大束白花。
希望如此冬日快快来

“我的唇亲吻过谁的唇,在何处,为了何故,
我已忘记了,又是谁的手臂
枕在我头下直到天明;但今夜的雨
满是鬼魂,在窗玻璃上
敲打、叹息,竖耳倾听着回应,
而我心中翻搅着安静的痛楚
只因那些被遗忘的年轻人
再也不会在午夜转向我,将我呼喊
正如孤独的树立在冬日里,
不记得怎样的鸟儿一只只地消陨
只知道它的树枝比以前更孤寂:
我也说不出怎样的爱人曾经来了又去,只知道夏日曾在我心里
歌唱了一小会,如今却已杳无声息”

来自 埃德娜·圣文森特·米蕾

 
评论(6)
热度(13)
© Celeste/Powered by LOFTER